2019年最后一次汽车市场赌博

53天,15022公里,爱知U5的原型车穿越了12个国家,从中国Xi安一直开到德国法兰克福。 几天后,被称为“世界汽车工业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法兰克福车展将在这里举行。 9月10日法兰克福车展开幕后,《未来汽车日报》(Future Auto Daily)搜索了整个展区,但从未找到U5,这多少有些令人惊讶。 同一天晚上,爱知汽车总裁付强先生参加当地的一个工业沙龙时,他半自嘲地说:“我们来法兰克福车展是为了做酱油,因为在展厅里找不到爱知。” “未来汽车日报(FutureAuto Daily)在现场看到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和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与付强坐在同一个平台上。他们俩都把他们最新的概念车放在法兰克福会议展览中心的8号大厅。 一汽红旗电动越野车概念车正摩拳擦掌为欧洲的中国汽车做准备,并试图在国际舞台上寻找新的武器来对抗厄运。 然而,2019年法兰克福车展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沉默——至少有22个国际知名汽车品牌缺席。 德国著名汽车专家费迪南·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off)博士甚至预测,面对全球汽车市场的深度衰退,欧洲不可能成为中国品牌拯救市场的良药。 同样的沉默也出现在9月5日在中国西南一个角落开幕的成都车展上。 《未来汽车日报》指出,在中国四大顶级车展之一的年度“盛会”上,几乎没有新车推出,会议次数大幅下降,过去大肆宣扬故事和感受的新汽车制造力量保持沉默,一些管理不善的自有品牌干脆消失了。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参加展览也应被视为一个经济账户,“汽车公司需要衡量它是否价值数百万美元。” 成都车展汽车真的更难卖 根据中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的数据,今年1月至7月,汽车生产和销售分别为1393.3万辆和1413.2万辆,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13.5%和11.4%。 在车展的市场缩影中,噪音和沉默并存,失望和期望并存,汽车行业的一些变化和秘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到。 只要最终结果不确定,销量和信心的斗争就会继续。 在成都车展的“缩水”车展开始之前,孙晨反复确认地址是正确的。 作为一名“老成都”和前汽车从业者,他每年都期待着在自己家外面的车展。 但是这一次,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个没有被“移动”的展览改变了它的位置。 今年,成都车展搬到了距离市中心30公里的西博会中心。展位面积从12万平方米跃升至20万平方米,吸引了130多家合资汽车公司和独立品牌,包括德国、美国和日本品牌。 在16个全新的场馆里,在宽敞的展台和依然凉爽的灯光下,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光滑的车身。 从一公里外开始的交通管制和大型主机厂争夺商用座椅的巨型广告牌让人们想起了即将到来的盛大汽车宴会。 然而,表面光泽下存在隐患。 稍加关注后不难注意到,现场仍有许多空位置需要从汽车渡轮行驶的成都车展上借用。 汽车司机和“黑色技术”很少,有些摊位的工作人员比旁观者多。 汽车公司新闻发布会上频繁“撞车”的现象几乎已经消失,出现在舞台上的新汽车制造力量的创始人人数也少得多,取而代之的是更知名的明星和引人注目的表演。 与四个多月前在长安举行的CS75PLUS大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上海车展上,大门外的广场上熙熙攘攘。十几个入学申请渠道的排队已经转了几圈。周围巨大的展板上摆满了各种制造商将要展示的新车广告,其中一个很难找到。 会议厅里有很多声音,而且有点拥挤。 长期以来,汽车市场“不如从前”。孙晨市场神经末梢的销售人员反映的是“汽车越来越差”,他的收入也相应大幅下降。 经过长期奋斗,他决定在今年年初改变职业。 成都车展会场的熙熙攘攘和到处弥漫的火药味也要轻得多,但出售汽车的紧迫性和愿望却无处不在。 毫无疑问,人们对此寄予厚望。 无论是会议的组织者还是长期走下坡路的汽车市场,在传统的“金、九、银、十”正式到来之前,整个行业都需要一根强有力的“强心针”来激励人们。助力车公司在持续低迷的汽车市场中飞速发展,最终反弹并崛起。 此外,制造商在这里有足够的想象力空 成都作为西南汽车市场的重要城市,拥有十多家汽车制造企业。2018年,汽车数量将超过450万辆,仅次于北京。在过去的五年里,小型汽车的增长率一直保持在17%左右,这一直是所有大型汽车企业的必备条件。 与北上官g等9个限牌城市相比,成都还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消费者也没有因为难以获得牌照而烦恼,也无法买车。 在哀鸣汽车市场的严冬,西南地区仍然保持着战斗力,反击曾是其主题。 根据汽车联合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西南地区的汽车市场份额为15.3%,高于华东和华南地区。 虽然国家汽车市场几十年来一直在下降,但西南地区的市场份额继续增长。 在某种程度上,成都车展也是汽车公司在今年最后120天的一个大赌注,但他们的胜算不大。 随着汽车市场寒潮的到来和合资品牌价格的探讨,面对逐渐饱和的一、二线城市和无法充分承载汽车公司生存的三、四线城市,如何在寒冷的冬天翻身,熬到明年春天已经成为几乎每个企业的“命题”。 新权力集团的“哑火”薛汉对成都并不陌生。 然而,这是第一次作为游客参加车展的媒体日。 成都车展开幕的前一天晚上,她忍不住问自己,在找到潜入现场的方法后,明天能否见到何肖鹏。 薛汉曾经花钱买车并支持她的偶像,是肖鹏的追随者,但她的旅行不仅仅是一次寻星之旅。 作为肖鹏的车主,由于频繁维修,她与肖鹏的汽车关系一直在恶化,显然她感到不受欢迎。 这一次,她打算和肖鹏本人“结帐”。 薛汉告诉《未来身份证》:自动计时系统显示,她的车仅在几个月前才被人拿走,她的车“几乎有所有问题” 从方向盘到底盘,都有各种异常噪音。附件一轮接一轮地更换,“减震驱动轴已经更换,还没有完成。” 最后,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这辆车再也开不动了。” 然而,四个月前出现在上海车展上的何肖鹏并没有出现在现场,薛汉也有些失望。 在肖鹏联合创始人亨利主持的新闻发布会开始时,薛汉只是脱下外套,穿上一件质疑汽车质量的t恤以示抗议。许多活动家为她欢呼。 成都车展上肖鹏维权的戏剧性场面已经成为此次车展开幕当天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这不仅是成都车展上关于汽车和人的小插曲,也是蓬勃发展的新造车运动的缩影。 一年后,北京车展的风景无限,上海车展的交付也极具竞争力。随着消费者的好奇心和新奇感逐渐消退,新的汽车制造商面临着一个又一个新的问题、矛盾和危机。 阴影后面的亮点不再可见。 虽然没有新车上市,但新车制造商毫不掩饰他们对西南市场的渴望。 肖鹏汽车首席营销官熊青云表示,肖鹏汽车今年在成都开设了五家体检店。G32020超长续航智能SUV和P7智能电动轿车也首次在西南地区亮相。 爱知的第一辆量产车U5在成都车展上正式预订,并推出预订租赁服务。用户可以选择最长3个月的租赁期来体验该模型。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未来身份证》:汽车时代“先试后买”的策略是刺激销售,尤其是在没有牌照限制、用户不了解电动汽车的三线和四线城市。 然而,只有六家新车制造商——威来、马薇、小鹏、爱知、未来和金康汽车的子公司赛勒斯——实际上在9月份的成都车展上亮相。 与以往高调亮相不同的是,每个家庭几乎一致选择了“经济路线”,甚至威来也没有按照原来的方式重新雕刻离线店铺NIO House。 爱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在会议开始时坦白承认,汽车市场正在走下坡路,生活并不轻松。 业内人士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缺少这么多新车制造商的部分原因是成都车展被定位为“销售展”,而此次车展的前提是量产交付已经实现。“如果交付阶段还没有进入,那么来成都车展就没什么意义了。” 何肖鹏还解释了去年上海车展上他缺席北京车展的原因:“我认为大规模生产实现后,车展还会继续。” “即使实现大规模生产交付,参加展览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仍面临新的需求危机。 据车队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三大新车制造商小鹏、威尔玛和威来分别交付了9596辆、8747辆和7481辆汽车,其中没有一辆超过1万辆,远低于每年数万辆的目标。 去年8月,定位高端跑车未来路线的汽车发布了首款电动车K50,但迄今为止市场上的汽车总数只有131辆 更重要的是,缺乏资金已经成为新汽车制造商的常态,包括龙头企业。 与两年多前的反复融资军备竞赛相比,处于最前沿但仍无法摆脱资本输入的新型汽车制造力量几乎集体遭遇资金短缺,并深深感受到资本市场和汽车市场的双重寒意。 9月5日成都车展开幕当天,威来汽车提交监管文件,宣布公司计划发行新一轮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其中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认购1亿美元,预计于9月底完成。 以大规模生产方式交付并率先在资本市场上市的威来汽车未能延续龙头企业的优势。 今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威来的总收入为16.312亿元,净亏损26.236亿元。 为了生存,曾经辉煌开业的威来汽车(Weilai Motor)也推出了一系列“瘦身”计划,包括组织重组、持续裁员、出售FE racing业务和剥离收费业务等。 威来还测试了汽车租赁业务的“100%不会进入运营市场”,这一点李斌已经明确表示,在优化成本结构的同时,它正在寻找新的盈利可能性。 远道前往德国参加法兰克福车展的巴吞马达(Baton Motor)最终获得了原定于年中完成的5亿美元的C轮融资,但第一辆量产车的推出时间一再推迟。 爱知声称将于明年4月进入欧洲市场,但它只完成了用原型车穿越亚洲和欧洲的挑战。 出生后,但还不清楚新生力量何时能实现自己的造血功能,没有人到达真正的安全地带。 独立品牌进军汽车销售市场仍是冬天。不仅仅是新车制造商处境艰难,传统汽车公司也是如此。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汽车业正式告别人口红利带来的28年高速增长,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点。曾经辉煌的旧车公司也面临着市场疲软带来的巨大生存压力。 尽管成都车展上出现的品牌数量从去年的119个增加到130个,但未来的《汽车日报》(id: auto-time)发现,许多应该在车展上尽最大努力的独立品牌已经悄然消失。 卖掉你的房子,拯救你自己。8月份没有出售汽车的海马没有出现在展台上。 宝沃汽车在被深州油车收购后,因其新的零售模式而多次卷入经销商维权纠纷,已经连续两年缺席。 几乎停摆的北京经销商网络猎豹尚未推出该国的六款车型,中泰的马骏品牌濒临破产,力帆在六个月内亏损近10亿元,均缺席车展。 “中国汽车正在经历转型和升级,适者生存更加明显。50%的中国汽车品牌将很快不复存在。 长安汽车副总裁谭本洪在2019年全球汽车产业创新大会上公开表示 中国汽车经销商协会副秘书长郎洪雪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也透露,今年9月销量同比下降将扩大到两位数。全年的总销售额很有可能出现负增长。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三年多周期的低谷。 没有人能准确预测汽车工业的困境何时结束。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数据,2019年上半年,国内汽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2%,同比下降3.8%,明显低于该指标的正常范围(79%-83%) 粥少和尚多的情况意味着今年下半年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与北京车展和上海车展为期两天的媒体日相比,成都车展的第一个下午充满了销售顾问平台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与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广信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 auto-time) 新模式带来了今年扭转局面的希望。 与上海车展不同,成都车展具有强烈的科技感和未来感,成都车展走亲市民路线,拥有更多具有实用性的量产乘用车。 与之前首次挤满新车的成都车展不同,今年的车展只有几辆新车,大多数汽车公司选择了错误的高峰期来发布。 广汽新能源Aion LX于8月底提前发布。 9月2日,比亚迪紧凑型跨境纯电动汽车e2在其总部深圳正式上市。 9月4日晚,成都车展前夕,保时捷在福州推出了第一款全电动跑车泰肯(Taycan),它缺席了成都车展。 一位与保时捷关系密切的人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 auto-time):“好的汽车需要在赛道上被看到,而不是在车展上。” “不难看出,传统车展的热度和聚集效应正在逐年下降 保时捷泰肯新闻发布会“车展上发布的新车太多,担心新车会被其他新车的声音淹没,所以我们选择提前发布。 一位比亚迪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贾广信明确表示,成都车展主要是经销商站,更具地域性,不是发动汽车的理想场合。理想的起点是法兰克福、北京、上海等地的国际车展。 车展现场发布的新车品牌主要是重庆汽车和在国内打拼的奢侈品牌。 长安CS75 PLUS新闻发布会在开幕前半个小时就挤满了人。除了陈坤和李大卫等明星的人气提升之外,超过11729辆的19天新车订单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关注。 陈坤成为成都车展长安CS75PLUS的第一个所有者。不久前在重庆工厂竣工投产的长城,在以新四个现代化为特色的车展上正式发布了2020 WEY VV7系列4款。 东风冯光首款增量电动SUV E3 EVR与东风冯光SUV家族成员一同亮相展台。 在位于西南角的成都车展上,如何“生存”已经成为每个独立品牌必须思考的难题。 豪华车的“天堂”独立品牌允许利润寻求市场,但豪华车正在稳步上升。 今年1月至7月,尽管汽车市场整体下滑,但豪华车市场仍实现了7%以上的增长率 BBA(奔驰、宝马、奥迪)奢侈品牌在成都车展上的竞争已经成为一大亮点。与低调的新能源汽车展相比,独立品牌走了一条简单的道路,奢侈品牌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奢侈。 宝马赢得了超过3000平方米的最大展位,而奔驰和奥迪的展位也接近3000平方米。 在宝马8系展台车展上,宝马带来的8系系列,包括四款格兰跑车(Gran Coupe)、跑车(Coupe)、敞篷车(Convertible)和M,与梅赛德斯S级轿车展开竞争。 梅赛德斯-奔驰GLS在中国起步,新车型与宝马X7相比较,新一代梅赛德斯-奔驰乙类在成都车展正式上市 奥迪宣布Q8旗舰SUV车型有望在BBA销售竞赛中赢得一座城市 奥迪和奔驰还展示了奥迪Q2L电子管、奔驰EQC等新能源汽车。 在超级奢侈品牌中,阿斯顿·马丁展示了两款全新Q定制的中国独家颜色车型DB11 V8沃尔沃和Vantage,分别售价222.8万元和282.8万元。 兰博基尼胡拉坎GT3代托纳特别版首次在中国亮相 玛莎拉蒂发布了三款限量版车型,包括Ghibli金刚黑色限量版、president premium blue限量版和Levante premium blue限量版。 此外,超豪华汽车阵营还首次展示了英国豪华跑车品牌Lutes和美国豪华电动车品牌Karma的成都车展。 作为中国拥有汽车的第二大城市,阿斯顿马丁DB11在成都拥有惊人的豪华车购买力。 2018年成都车展上,首批观众每天售出40多辆豪华车。 在顶级车型价格超过200万元的大众辉腾生产之前,仅2010年至2012年,成都销量就超过1000辆,占其总销量的5%。 一个流行的笑话是:“辉腾的全球销售着眼于中国,中国的销售着眼于四川,四川的销售着眼于成都。” 贾广信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 auto-time):“汽车市场与当地文化密切相关 成都是中国西南最时尚的城市,拥有丰富的人口和极高的消费能力。成都曾被称为中国第三大私家车消费地。 “根据乘客协会的数据,成都的超级豪华车销量占全国市场的4.6%,仅次于深圳(占7%)。豪华车销量占3.8%,仅次于上海(6%)和北京(5.1%) 汽车市场的冷风正在吹来。在寒冷的市场,只有奢侈品牌一路高歌。 但即使是以BBA为代表的头号玩家也不得不依靠快速的产品迭代来抓住新的机会。 在法兰克福车展上,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对中国汽车市场的未来方向做出了预测:汽车行业的低增长将成为该行业的新常态。 “即使冬天过去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魏建军说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澳门威尼斯人集团 » 2019年最后一次汽车市场赌博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